欢迎关注公众号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融资资讯 > 30年风云际会勇立潮头 浦东新区金融改革开放再次按下“加速键”
30年风云际会勇立潮头 浦东新区金融改革开放再次按下“加速键”
发布时间:2021-07-20 08:43  点击量:15

  7月1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从支持浦东新区发展跨境金融和消费金融、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等角度入手,为未来金融机构在浦东新区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跨境金融迎来发展新机遇

  浦东新区一直是我国改革开放先行先试高地。此次《意见》更是明确提出“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

  “近年来,上海金融开放步伐不断加快,积极支持外国银行设立分行和子行,支持外资设立合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放松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拓展FT账户投融资功能,鼓励跨境金融业务开展等,上海在金融领域的开放已走在全国前列。为将上海打造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先锋,《意见》就加快金融开放步伐做出了具体部署。”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佩珈和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梁斯表示。

  “《意见》提到了一系列有关跨境资金收付的具体安排,这些安排都有助于在未来逐步拓展浦东新区跨境资本双向流动的渠道,特别是在资本项目项下的流动。同时,也给境外投资者提供了投资境内人民币资产的渠道。”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值得一提的是,《意见》明确要在浦东新区设立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曾刚认为,这同样是让境外持有人民币的投资者能够有更多渠道来投资境内市场。“这样有两点好处。一是有利于进一步优化我国直接融资市场的投资结构,提高我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度,促进资本市场的长期繁荣发展。因为这一政策是要求境外投资人用境外的人民币来投资我国境内资产,这对国际投资者持有人民币意愿提高是有积极作用的。”

  “这会产生一个双向的作用。”曾刚说,一方面是在建立一个“引进来”的渠道,为我国金融市场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另一方面,让人民币“走出去”,为让境外的人更愿意持有人民币创造条件。“在这个过程当中,银行是能够提供很多助力的,包括资产的托管、清算、跨境交易等与之相配套的金融服务。因此,银行业应该围绕着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设立,去构建相关的服务支持能力。”曾刚认为。

  此外,李佩珈和梁斯均认为,离岸金融业务或将迎来新突破。《意见》支持浦东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允许开立离岸账户(OSA)的商业银行试点开展非居民离岸人民币业务等。预计未来浦东新区更多银行有望获得离岸人民币试点银行资格,离岸金融业务的种类将进一步丰富。

  支持消费金融实现特色化发展

  《意见》提出要“加快建设上海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上海旅游品牌,以高质量供给适应、引领、创造新需求”。对此,李佩珈和梁斯预计,未来,消费在上海经济发展中的占比将进一步上升,且服务类消费例如教育、养老、文化、旅游等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消费场景也将发生深刻变化,线上消费比重有望进一步上升,消费金融规模将持续扩大。

  “在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进程中,消费金融将可以发挥两个方面的积极作用:一方面,提振居民消费,推动居民消费逐渐成为引领经济增长、推动结构转型的可持续动力;另一方面,在促进消费升级的同时增加消费者对高附加值产品的需求,进而加速产业结构调整,推动经济增长与贸易结构向中高端转移。”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根据浦东新区的特点,专家认为,未来应围绕绿色、医疗等领域,丰富消费供给,促进消费潜力释放。“银行业需要围绕积极实施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推动绿色发展等,在服务对象方面进行有效选择,重点关注养老托幼、在线医疗等行业领域,通过绿色金融发展更好地推动消费金融发展。”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院娄飞鹏表示。

  曾刚则认为,浦东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当地的消费金融可能更多地会涉及一些跨境贸易方面的创新。“跨境消费和跨境贸易在过去一段时间发展很快。在此基础上,浦东新区可以通过一系列创新举措,便利跨境消费和贸易,提高其效率,从而继续激发国内的消费潜力。这些举措也能够进一步促进消费升级,让消费者能够去探索一些更高层级或者更多内容的消费。”曾刚说。

  “因此,从银行业的角度来讲,需要针对跨境消费和贸易中的需求,去展开相应的金融服务。这对银行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银行根据消费本身的特征提供差异化金融服务。另外,银行需要更强的数字化能力,围绕不同消费场景开展具体的消费金融服务,将服务变得更加生态化和场景化。”曾刚补充道。

  提升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能力

  “在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过程中,金融业要积极发挥作用,进一步对外开放,更好服务实体经济,也需要金融监管更加国际化。”娄飞鹏对《金融时报》记者如是说。

  《意见》将健全金融风险防控机制纳入其中,并提出了“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建立健全风险监测和评估框架”“建立健全跨境资金流动监测预警”等一系列具体措施。

  “金融管理部门要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弥补监管短板和薄弱环节。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严防跨境资本异动对我国经济金融稳定带来的冲击。监管部门还要注重学习和借鉴国际监管经验和监管标准,扩大与发达经济体监管部门交流合作,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使监管能力和水平与开放程度相适应。”董希淼建议。

  “对于浦东新区来说,金融活动有国内部分、有开放部分、有离岸部分。这意味着浦东新区的金融活动与原来完全国内金融活动相比,多了跨境的金融活动,还多了一部分纯境外的金融活动。我们之前提到的离岸市场主要是境外的,它通过金融活动的跨境部分进行关联,但它又是相对独立的。对这三个层面的金融活动的监管会比较复杂,且三个层面的监管逻辑要求显然也是不一样的。”曾刚说。

  曾刚表示,对于国内部分的金融活动,其监管要求与国内的监管要求要保持整体一致。

  而对于跨境部分的金融活动的监管,曾刚认为,需要针对跨境金融活动的需求和合理要求以及整体金融改革的方向和思路,进行适当创新,或者在特定领域要有一些特殊的监管安排。

  由于离岸市场并不在现有监管范围之内,但是离岸市场上的活动又不可避免地会对我国国内市场形成影响,产生风险的传递等,让我国的监管体系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曾刚建议,在推进改革开放的同时,一定要提升监管的能力和要求,力求实现监管能力和改革开放之间的统一,做到既能放得开又能管得住。

  因为监管复杂性的提升,使得银行所面临的合规性要求的复杂程度也随之提升。曾刚表示:“这意味着如何按照监管要求做到风险隔离,是对银行业提出的更高一级的要求。对于银行业来说,自身的监管体系需要去适应多元化的监管要求,既要做到各项业务合规,又要确保不同业务之间的有效风险隔离。”